男女話題::瘋轉300萬次!媳婦寫給婆婆大逆不道、卻又無比正確的信

瘋轉300萬次!媳婦寫給婆婆大逆不道 卻又無比正確的信

你只不過是我丈夫的母親,在結婚之前,你在我的生命中根本沒有任何意義。 

我的生命來自我的父母,今天的學歷、能力、教養、待人處世之道理,都是來自我父母的承傳,沒有任何一分一毫是由你來貢獻。 所以我不懂,為何一結婚之後,我活了二十多年的歲月全部必須歸零,然後變成所謂「你家」的人,又變成你家「最小」的人。 說「最小」是因為我在「你家」的地位始終比我今年才2歲的兒子小。 

說真的,我心理很不平衡。 我的父母養育了我二十多年,而你是撿他們辛苦二十多年的結晶, 根本來說你是不勞而獲撿現成的。 所以我在幫你做事情時,你得感謝我的父母以及我的勞力付出。 如果你不感激那就算,你不應該還對我有極大的意見,對我做的事情總是拿著放大鏡來挑剔……雞蛋裡面挑骨頭。 這簡直是得了便宜還賣乖。

我白天有自己的工作,經濟一向獨立,所以我根本不必依靠你的兒子,也還沒有靠過你兒子的薪水過活過。 而且我今天有謀生的能力,是仰賴我父母給我的教育,以及我自己的不斷學習成長的能力。 所以我不能忍受我賺錢的好像理所當然必須貢獻給「你家」,然後我花我自己賺的錢,都還要看看你的臉色,豈有此理! 我又沒欠你,也不需要你養,更沒拿過你一塊錢,我可以尊重你的意見,但是不能讓你做主。 所以我現在要跟你開誠佈公的講清楚說明白: 

電費是我在支付,所以酷暑的炎夏我開冷氣睡覺你不準有意見,隔天要上班的是我,睡眠品質對我而言很重要。 還有「佛要金裝、人要衣裝」我要買幾套衣服、鞋子都是我的事情 ,請你一定要記住,這些都是我自己賺的錢。花錢的準則上面我自己有分寸,你要管就去管你兒子的錢,我用我能力勞力賺去的錢,實在不想還要看你的臉色。 而且,你不要老是以為你的兒子多棒,如果沒有我也出去工作,你以為你去年可以去某國旅遊兩週嗎?哪來的錢?


我常常在想,你對我其實真的沒有任何意義,如果你對我有任何形式上的意義,你只不過是我丈夫的母親,你所有的恩情功勞都在他身上,要回報你的也是他,相同的能叫我回報的也只有我的父母親,如果今天我的父母也這樣挑剔你的兒子,你心理又會舒服嗎? 而你的兒子有能達到他們多少的要求?

所以——以後你想吃水果,請叫你兒子切給你吃,因為這才是他應該做的。 

衣服也請你兒子洗,畢竟你也幫他洗了二十幾年的衣服 (我連一雙襪子都沒有麻煩過你)。 

要去看醫生,請他提早下班帶你去……我不想老是被扣全勤的費用 ,而且我感冒時你還會對我冷言冷語笑我身體差,因此你生病時我沒有辦法提起太多的同理心。 

言而總之,他孝順你是應該的,而我,要把我的孝心回饋給生我育我的父母親。 

如果你一定要我幫你做,那麼你至少得閉上那張挑剔的嘴巴,然後心存感激,因為我沒有欠你,幫你做,是因為看在你是我丈夫的母親份上,僅僅是這樣而已,要不是他是我丈夫,你以為你會有這個榮幸嗎? 

而且,你也得多看看新聞,現在都已經是「家務勞給」的年代,你既然沒有支付我薪水,我幫你做你就要偷笑了! 

最後,我寫這封信給你,你一定會覺得我大逆不道,但是人與人之間是互相尊重的,我對你便是以這樣的基礎去相處,如果你不能夠同樣尊重我的感受,就算我會看在你的長輩的份上退讓幾分,但是我還是要把底限說清楚。 你會說「做人的媳婦要知道理」,但是我要在這邊反駁你——我從來就不是你養大的,我更沒有欠你,而對你我已經發揮最大的容忍與尊重,其它需要學習的地方是在你這邊。

婆婆,尊重別人也尊重你自己! 

本文轉載自:卡提諾論壇

分享

相關推薦

女人愛性多於錢,男人愛錢多於性?

大陸「微信」這一篇文章,或許可給大家對男女之間的感情生活,帶來一點新啟發。 女人覺得,報答男人的最好方法是為他守身如玉。男人覺得,報答女人的最好方法是給她更多的錢。女人覺得,報復男人的最好方法是跟別的男人上床。男人覺得,報復女人的最好方法是把錢給別的女人。女人以為,男人最在乎的是性。男人以為,女人...

為了小孩不離婚◎沈政男

大部分的婚姻都不幸福,三分之一最終以離婚收場,另外三分之一想離離不了,只能把彼此當成空氣或毒氣,過一天算一天。 等小孩長大再說。想離婚離不了,或不敢離不能離的理由很多,怕經濟無法負擔、怕丟臉、怕後悔什麼的,但最常見,勉強留在婚姻當中的理由,就是為了小孩了。 為了小孩不離婚,繼續忍受不快樂不滿意,而且...

人妻愛愛興奮「叫錯床」夫原諒再告無法度-畫新聞《兩性愛情》

【畫新聞/ 圖‧Anya 文‧泰倫/綜合報導】 愛愛前最好認清楚對方是「誰」!媒體報導,已婚的詹姓女子在新北市中和「希望護理之家」當護理人員,去年7月至10月間與黃姓男同事外遇,還發生3至4次性關係,11月間詹女某次與丈夫「愛愛」時,不知是否太過興奮,竟叫出黃男名字「新創」,讓婚外情露餡,妻子事後坦...

飛機上如何跟空姐搭訕?

文/ 七叔 True story. 想了想還是不匿了。 12 年夏天一個夜晚,北京直飛深圳。暴雨天氣,晚點6 個小時。困頓疲乏,飢腸轆轆。 候機廳裡只剩下我們這一個航班的乘客。登機前我和旁邊的人說:“我們好走運,是一天的最後一班機。哦,當然,其實也算是第二天的第一班機。&rd...